为什么游戏第一股不是斗鱼?

2019-04-24 08:00 刺猬公社
  • T大

整体来讲,直播行业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“一片蓝海”的朝阳产业,接力棒早已传给短视频,进入稳定发展阶段。

刺猬公社 | 赵思强

跌跌撞撞,斗鱼这张招股书终于交了。

北京时间4月22日晚,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正式递交了IPO申请。招股书显示,斗鱼拟在纽交所挂牌,交易代码为“DOYU”。

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听到斗鱼准备上市的消息了。2018年年初,斗鱼COO程超就透露有IPO计划,当时还是拟在港股上市,过了半年,虎牙已经成功敲钟,成为国内游戏直播第一股,斗鱼还是迟迟没有动静,只传出两次赴美递交了招股书,但都没有通过。

转眼间,虎牙已经上市一年了,4月8号,虎牙直播还宣布增发定价,募资总额预计超5亿美元。5亿这个数字,刚好是斗鱼此次IPO的融资规模。



和顺风顺水的虎牙相比,斗鱼算是“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”。原本无论从融资次数还是融资规模,都远高于虎牙,结果去年时不时有主播封禁、薪酬纠纷、违约跳槽各种事情冒出来绊斗鱼一脚,现在它和虎牙谁才是直播领域的老大,变得越来越难说了。

两方各有优势,也各有短板,相互制衡,很难拉开差距。

从用户规模上看,斗鱼2019年一季度,斗鱼的平均月活用户数为1.592亿,2019年第一季度,斗鱼付费用户达600万,同比增长66.7%。两个数据都要高于虎牙的1.17亿和480万。

从运营策略上看,虽然两者都是靠游戏内容起家,但还是有所不同。斗鱼现在似乎更倾向于发展成一个泛娱乐化平台,在科技、户外、美食、综艺、语音、公益、电商等多个领域都开始了布局。

这不仅能够起到扩大用户圈层的作用,还能培养出更多类似冯提莫、陈一发这样可以向艺人方向发展的主播,从而获得艺人经纪、广告等其他渠道的收入。在造星能力上,斗鱼确实要强于虎牙,这点从逐年规模暴涨的斗鱼嘉年华也能看得出来。

2018年五月,斗鱼嘉年华升级成“首届国际武汉斗鱼直播节”,邀请了1000多位主播、职业选手到来,仅明星阵容方面就已是去年两倍有余,场地方面则扩大了三倍,三天入园人次共52.18万。


直播说到底还是内容产业,生产内容的人是平台上的主播,尤其是头部的主播。用户往往追随的是主播,而不是平台,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7-2018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》,在面对“自己所喜欢主播更换平台”这一问题时,85.7%的受访网民选择“会跟随主播一起更换平台”,仅14.3%的受访网民选择“不因主播离开而更换平台”。

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头部主播作为平台内容的主要提供者拥有大批粉丝拥护,其对平台的选择将带动观众流量在不同平台间迁移,因此主播资源的争夺是直播平台在现有发展模式下的必经之战。

这也解释了为什么3月25号,PDD在斗鱼复播,热度在巅峰时达到了5亿,直接挤爆了服务器;知名主播嗨氏从虎牙跳槽,要支付4900万元的巨额违约费。

除了对头部主播的争抢,在内容本身上,斗鱼和虎牙也必然会出现“同题竞争”的情况。

斗鱼上市之后,两者的正面冲撞可能会集中在电竞领域。近两年国内电竞的发展速度有目共睹,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的观赛数据打破了全球电竞的记录,独立观众9960万,同时观看人数4400万,已经超过NBA最受欢迎的单场赛事的数据。



“一方面电竞的边界在加速扩大,真正出圈触及到了更多非核心粉丝的大众人群;另外一方面,电竞行业的壁垒进一步被打破,更多的行业、资本、品牌参与到电竞行业的共建中。”在2019腾讯UP生态大会上,腾讯电竞业务负责人侯淼说。

在斗鱼的招股书中也有提到,此次募集的资金将用于“提供更多优质电竞内容”。今年1月,虎牙则成立了电竞公司,并且将电竞提升至为虎牙公司级战略。

在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CEO董荣杰表示,2019年虎牙将继续加大对高质量电竞赛事的投入以推动增长,未来会围绕赛事、游戏和俱乐部等,做内容加工、自办赛事等更多尝试。

2018年第四季度,虎牙播出了包括英雄联盟2018赛季全球总决赛(LOLS8)和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秋季赛(KPL Autumn)等在内的110多个电竞赛事,观看人次超过3.8亿。这使其2018年的外部赛事直播总数达到约400个,总观看人次超16亿。被当做差异化战略重要组成部分的自办赛事,也有超过5800万的观看人次。

2016年至今,斗鱼获得了29个全球性及全国性电竞赛事的独家直播权,并在2018年直播了约337场电竞赛事,承办了85场电竞赛事。在电竞领域的积累,要强于虎牙,而且由于平台属性的多样性,在电竞与娱乐化的结合上也会优于虎牙。

可以说,在没有了其他竞争对手之后,斗鱼和虎牙对于电竞内容版权的争夺,可能会像视频平台对体育赛事的争夺一样,愈加激烈。

在海外市场上,虎牙已经走在了斗鱼前面,2018年6月,虎牙与腾讯合作,进军东南亚市场。董荣杰透露,现在虎牙海外月活用户数已破千万。而斗鱼本来在深圳成立了一个名叫Doyo的海外业务拓展团队,结果两个月刚过,整个部门70多人全部被裁掉。


和虎牙相比,斗鱼最大的压力其实来自于营收。根据招股书,斗鱼目前还尚未盈利,2018年净亏损为8.19亿元,因为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成本的增长,亏损同比扩大37.88%。而虎牙已经连续5个季度盈利,2018全年实现净利润4.61亿元,实现扭亏为盈。


没盈利就能上市?确实,因为美国市场采用的是“注册制”,核心是信息披露,IPO的门槛相对较低,即便企业亏损也能IPO。

上市后,斗鱼的一切都将交给资本市场检验,如果不能在财报上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卷,承受的压力同样是巨大的。

反观虎牙,虽然已经实现盈利,但收入结构比较单一。美国头部直播平台Twitch的营收分为三部分,广告、赞助和订阅,其中订阅和广告模式都很成熟。而虎牙直播板块对营收的贡献高达95.8%,广告收入贡献不超过4.2%。

斗鱼也存在这样的问题,不过相比虎牙要稍好一些,并且已经开始在电商、广告、线下活动、艺人经纪等方面做出尝试。

去年全民直播、网易薄荷直播倒闭,以及前阵子熊猫tv破产,成败之间,几年前还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千播大战”似乎画上了句号。虎牙CEO董荣杰在接受雷帝触网采访时也表示,中国的互联网人口红利及游戏行业的人口红利都慢慢在消退,行业已经经历了一轮洗牌,马太效应会加剧。



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各行业的标准戏码,共享单车是这样,社交平台是这样,打车软件也是这样,一阵风口吹起,人们蜂拥而至,头脑慢慢冷静之后又悻悻而逃,只有做到最好的人才能站到最后。对于直播行业来说,熊猫TV倒下之后,几乎再也没有平台能够真正威胁到斗鱼和虎牙。

整体来讲,直播行业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“一片蓝海”的朝阳产业,接力棒早已传给短视频,进入稳定发展阶段。

根据CNNIC发布的《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统计报告》,截至 2018 年 6 月,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 4.25 亿,较 2017 年末仅微增 294 万,用户使用率为 53.0%,较 2017 年末下降 1.7 个百分点。

现在已经是外部竞争压力减轻,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的情况,上市之后,筹得的资金将会帮助斗鱼探索多元营收,提升用户体验和运营效率,并加大营销力度,以提升品牌影响力、扩大用户基数。

当斗鱼和虎牙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线后,谁能率先找到新的增长点,谁就能在下一阶段的决赛里保持领先。

热点新闻
精彩推荐
释放进入手凤首页

手机凤凰网 i.ife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