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外国人指南

2017-07-06 14:57 凤凰青年
  • T大

文|生煎孢子,自媒体人,专栏作家,编剧,运营同名公众号生煎孢子(ID:niyaoxuehao)

来源|微信公众号生煎孢子(ID:niyaoxuehao)

在我国要想活得舒心,睡个外国人很有必要。

睡了外国人一切就都好办了;丢自行车报案有人管了,发朋友圈英文语法错误有人改了,偷了头像上知乎喊一声“我兔牛逼”也能混个大V当当,信个基督再振臂高呼就成公知女神了。

总之,在我国要想活得舒心,必须睡个外国人。

可世道已经不是那个世道了:国际女孩太多,外国人不够用了。现如今,不是你长一张木兰脸或说一嘴伦敦腔就能睡到外国人,月薪两万可能不需要什么指南,但睡到外国人,你非得看看这个指南不可。

下午六点,你踏上这场注定不平凡的征程。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里,你横跨四大城区,逐个击破,那些奔走在北京大地上,形形色色的外国人。

下午六点属于使馆区的小酒馆,此时你的精神正抖擞妆容最精致,而大使馆的外交官们也正好下班。奔赴位于顺义的country house前,他们喜欢在酒馆里小酌一杯,思考自己突如其来的中年危机。

他们是第一批抵达北京的外国人,却至今还没吃惯川菜,没学好中文。 他们来的时候手里的钱还值钱,黄皮黑眼的柴火妞儿他们瞧不上眼。而如今房价大涨汇率走低,逼得他们搬出维多利亚花园滚到了顺义。眼看中国妞儿的胸前日益鼓胀,自己的太太却迈过更年期一路向西,他们迷茫了彷徨了,小酒馆里他们扪心自问:我他妈是不是早生了一个时代?我他妈是不是还能年轻一回?

所以失意外交官上手的难度并不高,两个水饺垫儿一个马尾辫儿就能搞定,还有要多动多笑多跳,笑起来前仰后合——其实深陷中年危机的人就吃这一套,光瞅一眼这一双脱兔,就仿佛重返二十岁。

但如果到了七点外交官的毛手还没有爬上你的腰,你就别指望啦。领子再拉低两厘米这事儿没准能成,可三分钟后他老婆就会给他打电话,催他去国际学校接娃。这时你该掉头直奔朝阳公园,去捕捉野生白人老大爷。

傍晚七点是个尴尬的时间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幸好有出门遛弯赶着八点半准时上床的白人老大爷撑场子。老爷子们携退休金千里迢迢来北京养老,并不是图什么空气清新景色好;他和你那个嚷嚷着退休后要移居曼谷的男同事怀的是同一泡鬼胎:趁口袋里的破钱和护照还有点斤两,再多摸几把年轻姑娘的大白腿,不亏待自己的裤裆。

所以睡白人老大爷的难度也不高,只要不拆穿就一切都好:他不拆穿你拿青春换绿卡的妄想,你也别拆穿他一辈子不回国的盘算。七点的北京晚风里,你和老大爷越走越近,有路人对你们指指点点,傍老外!他们说。你莫要理会这些路人,愚钝如他们,怎可能明白睡外国人对当代生活的重要性?

但如果老大爷你实在下不去嘴,八点你就必须去国贸周边的酒廊,吧台旁那个西装革履、手握18年陈格兰威特的投行精英就是你要睡的人。24小时前他在伦敦,48小时前是纽约,他对中国没什么热情,对交往中国女人也没什么热情,但偶尔他也幻想自己是James Bond,在酒廊等一个齐刘海长眼线的异域女郎从天而降,一夜销魂从此再不相逢。

但是睡投行精英的难度很高:他们不光要你眉目鲜妍身躯柔软,还容不得你一丁点的英文口音。表面上他们是Alpha Male的终极形态,硬壳子里包的却是童年不幸的糖稀。他们跟你玩儿完了五十度灰,又立马要趴在你的怀里哭求你唱小星星。所以到了十点,如果投行精英对你依然兴趣寥寥,就别再死缠烂打啦。你的下一站是交道口东大街以西鼓楼西大街以东的胡同,那里的中国通们比外交官积极,比老大爷年轻,比投行狗接地气。他们爱中国!说到中国,他们指的是长衫马褂、成语大全、广场舞、Chairman Mao和奶酪鸡肉草莓馅儿的恶心巴拉所谓饺子的玩意儿。这才是中国!这才是北京!他们对中国妞儿也有天然的兴趣,你只要颧骨够平眼角够挑,背首唐诗就能把他们迷倒。

对了,中国通里有一半正在创业,项目一般主张打破中国的落后局面,拯救受苦受难的人民——对于人民的渴求他们了解得很,每天跟胡同口大妈唠那两小时嗑可不是白唠的。你知道他们的项目十有八九是要失败的,据说失败后这些人都去当英语老师了。

十二点,如果中国通还没邀你回家共赏毛泽东全集,你必须马不停蹄转战工体。这个点儿上,不管是Vics、Mix还是Elements,都挤满了外国人和一众绝望地想和外国人练习oral的中国人——oral或许是口语,或许是别的什么。话不能说得太细。

工体北路的外国人非常两极分化:一半是创业成功上市套现了的科技新贵,散德行就是他们来这儿的目的;一半是英语还没你好的英语老师,领五位数的工资全靠一张洋人脸。科技新贵比较难搞,此时的他们已经没必要掩饰青春期自卑造成的轻度心理变态;英语老师就容易得多,毕竟他们根本不关心你闺女的教育,上中国女孩才是他们来这儿的终极目的。你只要拿一杯酒眉头微颦找个角落作鹌鹑状,他们就一窝蜂地涌上来,为谁扛你回家打个头破血流。

凌晨两点,你如果没能跟科技新贵回他城中心的单身公寓,或跟英语老师回他双井的群租房,你该赶紧逃离工体奔向鼓楼。在鼓楼东大街上的DADA,乌黑眼圈的外国人和乌黑眼圈的中国人彼此心照不宣,谁也不会问对方昨晚又抽了点啥。这里也有一半人在创业——别问为什么哪儿都有人在创业,这年头是条狗都在创业——且创业失败,兜里的钱只够点一瓶青岛;一半人是你十点在老石水饺遇见的中国通。你们尴尬地相视一笑,心中都在暗暗后悔那60块钱的门票。

凌晨四点,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。如果此时你还没能在DADA的厕所里成功上垒,下一步你只能去宝钞胡同的Modernista碰运气。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外国人都有,覆盖美洲非洲大洋洲,黑人白人摩尔人,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,在中国混了好几年,也没能成功融进这个社会。于是他们从北京城的四面八方聚过来了,在这个孜然味儿泛滥的小天地里自我麻痹。

睡Modernista的外国人有一个致命的问题:来这儿的人总是同一帮人,往往你睡上一个月就得休息一年,等北京城帮你吐故纳新。在一屋子的金发红发蓝眼绿眼中,你偶尔也能瞧见个亚洲脸。她看看你,你看看她,就像两头雌性猎豹相遇于雨季的草原,一团和气地谦让狩猎的片区。

当然了,睡Modernista的妖魔鬼怪和睡英语老师一样要注意言辞。Loser,Lost,white trash,no future no hope这种词句很容易刺激得他们蹲地上嚎啕大哭。

其实睡外国人也是有鄙视链的:睡欧洲人的瞧不上睡美国人的,嫌她们土鳖,其中以睡德国人的最甚,相传是因为睡了德国人就能油纸包加身永葆青春;睡西欧的瞧不上南欧,睡南欧的瞧不上东欧,而只要美元还坚挺一天,睡美国人的就瞧不上睡其他一切的;睡国贸西装投行狗的瞧不上睡胡同中国通的,睡中国通的瞧不上睡双井英语老师的,睡英语老师的瞧不上睡团结湖老大爷的,而所有人都瞧不上睡五道口留学生的。睡留学生的没空瞧不上谁,她们正忙着在豆瓣发帖炫耀,被club认识的塞维利亚小哥推倒了,你们有什么想问的?

现在,你终于抵达这条鄙视链的最后一环了。

凌晨五点,如果你依然两手空空,五道口是你最后的希望。五道口!大片大片、乌央乌央的留学生在此聚集,他们头脑空空荷包空空,学了两年中文却只有“老板打包”这句说得还算顺溜。他们在家被父母宠坏了,在这里又被见了外国人就尖叫男神的女大学生宠坏了,可他们的好处也是谁都不能比:只有五道口的留学生还能在灌一肚子假酒后的凌晨五点精力充沛。五道口留学生!如果你在此刻依然两手空空,就把一切都放下吧!他们才是你最后的唯一的希望!

属于你的那个外国人,他不是在Windows幽暗的楼梯间里,就是在Sensation污浊的空气中,或者他还晃荡在在Propaganda的地下舞池,甚至他正在7-11的门头躺成一滩烂泥。他的心里还在祈祷着你的出现,我的中国姑娘啊,你在哪儿?临行前Mom给的避孕套还没用完。别磨叽了!跑吧!别指望凌晨六点朝阳门健身房的投行高管啦,他高耸的胸大肌和耳机里的玛利亚凯莉没帮你看清局势,手机里推送个不停的grindr、aloha还没给你的脑壳一记重锤吗?只有五道口!五道口是你的德令哈你的迦南地。你要学阿甘一样,一路狂奔,狂奔到底,去睡他!睡了那个外国人!

跑吧!赶在黎明破晓前,睡到那个外国人!

来吧!抓住最后一抹夜晚,睡到那个外国人!

睡他!睡他!睡了那个外国人!那个在使馆区、在团结湖、在国贸、在工体北路、在交道口在DADA在宝钞胡同在五道口的外国人!睡他!给你的当代生活再添一抹鎏金!

——看到这里你冷笑一声。你觉得这篇指南是狗屁,作者是狗屁,你觉得哪有什么人想睡外国人,你还觉得睡外国人的人都是狗屁。于是你在宜家买的埃克托沙发上坐下,用加利福尼亚设计的iPhone留一句愤怒的评论。狗屁!你说。中间你被快递小哥打断,他送来了你海淘的两桶蛋白粉——进嘴的东西还是外国货放心,你想。拿完快递你上亚马逊给了个差评:前天你买了个电脑,硬盘不是三星而是建兴,这名儿一听就是国产。“还以为亚马逊这种国际大企业更值得信赖,没想到和二手东是一路货色!!”你骂道。骂完你整个人都畅快了,你打算去超市买两块澳洲菲力煎煎。你又想起了这篇指南,狗屁!你说。

然后你出门一瞧,刚买的自行车,没了——

妈的,必须睡个外国人,帮忙报警了。

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,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,订阅“青年”;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:青年制氧机(ID:qingnianzhiyangji)

责任编辑人:邵启月 PSY010
热点新闻
精彩推荐
释放进入手凤首页

手机凤凰网 i.ife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