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谁给了这位“喊麦之王”月入百万、开豪车的资格?

2017-03-21 08:24 摇滚客
  • T大

无意之间在网上看到了最近红得发紫的MC天佑的一个演讲视频,标题大概是:从街头小贩到年入千万主播,MC天佑为喊麦证明,揭露自己的草根逆袭之路!

天佑

视频中的天佑依然梳着一丝不苟的发行,穿着白色的背心加那件社会气十足的小西装。天佑的身上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气场,咄咄逼人又不堪一击。

但是在他的粉丝眼中,更是和天佑的形容词显然是“帝王、江山、称霸、成仙”等等。在两年前,或许这些还是天佑这个社会青年内心里的不忿念想,但在今天,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他的确已经成为了自己曾经向往的样子。

天佑

在这则视频里,天佑讲述了自己一个初中毕业的社会青年,如何从街边卖炸串的小贩变身现在月入百万的主播,并且义正言辞地为喊麦正明。

但是不得不说,并非所有个人境遇的转变都可以称得上是励志,反而可能是荒唐。并非是所有慷慨激昂的陈词都能博取认同,反而可能是滑稽。

“一不违法二不乱纪,三不伤天害理,四有成千上万的人喜欢”在演讲当中,天佑这么为喊麦正明。其实翻译一下大概就是,存在即合理。

但是滚君想说,正是因为合理,所以让人悲哀。喊麦这一现象所折射出来的,是大众群体的一种畸形审美。

 

一、土

天佑在吐槽大会当中说,有大雅就有大俗,为什么不允许大俗的存在呢?但是通俗不是低俗,天佑等喊麦所传递出的就是一种低俗、扭曲的价值观。

喊麦这种形式火遍中国农村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MC天佑。他之所以火,并不是因为喊得技巧有多好,或者长得有多帅,而是他的歌词的确代表着万千乡村青年的心声。

“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女人提出来我要车我要房,我很好奇的是,你们哪里值?有什么勇气提出来这个要求?你有学历?长得漂亮?那么天佑在这里问一句,又有几个女人会做饭?又他妈有几个女人是处女?……此次录音献给那些因为金钱背叛男人的女人们,希望你们能够珍惜那所谓的真爱。”

从这首《女人给我听好了》到《送给在社会上混的朋友》,天佑以一种无奈和反抗的姿态吐露了底层青年们内心的困惑和挣扎,煽动了他们内心的愤怒情绪。

天佑

还有更令人咋舌的,另一位叫做MC九魂的主播有一首《钓鱼岛是中国的》,其中有一句话更是将这种荒唐的愤怒赤裸裸地体现出来:就算中国遍地坟,也要杀光日本人。

不难想象,听这些歌的人,就是那些打着爱国旗号,把日本车的车主从车里拽出来,用一把U型锁砸碎同胞脑袋,到乐天超市里损坏商品、辱骂店员,并且还以此为荣的人。

所谓的雅俗共赏,不过是这些野蛮人的说辞。这样的内容在网络上大肆传播,滚君不仅仅感到恶心,更加感到恐惧。

 

二、富

去年的8月7日,是天佑25岁的生日。在他的直播间里,既有无数刷礼物的粉丝,还有上百名新秀主播排队道贺,送上巨额礼物。

那一个晚上,天佑真的成了他喊麦词中的王者,享受着四方来贺的快感。原本两小时的直播延长至将近五小时,直播结束时礼物总额超过了三百万元。

天佑

曾经的天佑,是初中校园里拎着板砖收保护费的校霸,也是在网吧当收营员因为偷钱而被老板开除的无业青年。他经历过众人簇拥的虚荣,也饱尝底层生活的坚信,而如今,他终于开上了豪车、住进了豪宅,月入百万。

他走上微博红人节的星光大道,在王思聪的私人聚会上与其相谈甚欢,成为当红综艺的邀请嘉宾,不久前还宣称获得了2500万的广告代言,金额超过papi 酱。

天佑

这看起来是一个震撼人心的励志故事,可是你是否想过,为什么?

仇富当然是一种病态心理,但是滚君所仇视的是这个社会的一种蒙昧。

你花的每一笔钱都是在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。之所以现在国产电影烂片泛滥,就是因为烂片却有好票房。之所以这些喊麦的主播能够月入百万,也正是当今大众审美的一种操蛋。

三、恶

3月15号当天,说唱组合新街口在微博上像喊麦开战,原因是他们很多歌的伴奏都被这些喊麦的人盗用,并且没有署名。

这本是一件简单的侵权纠纷,但是一帮自称MC的喊麦主播和他们粉丝的言论,实在是让人刷新三观。

这样的现象不能仅仅一句无知就摆脱干系,愚昧且叫嚣已经算得上是恶。这样不劳而获的行为,并不会让他们感到无耻,相反甚至可以说出“用你伴奏,是看得起你”这样的言论。

我不懂,所以你不能骂我。这不仅仅是无知,而是完完全全的无赖。

天佑

除此之外,网上还有关于天佑睡徒弟、睡嫩模的各种八卦。搜索天佑两个字,紧接而来的都是些大尺度的内容,让人反感。

总有人想要解释清楚喊麦是什么,到底是乡村说唱,还是电音快板?在滚君看来,根本不用从音乐的角度去审视喊麦,喊麦就像是快手上那些活吞青蛙、裤裆放鞭一样,是庸俗文化的产物。

天佑等所有的喊麦主播,就像是主流世界里的闯入者。把两个原本没有交集的世界,通过这种猎奇的方式连接到一起。

那些围观喊麦的看客,一种是深处社会底层,被生活反复欺骗和戏弄的社会青年。他们想要从中发泄对这个社会的愤怒和无奈。

在工地上汗流浃背的小王,对现实生活充满了不满,心中充满怨气。只是比起自我奋斗去消解这些怨气,他显然更愿意捧起手机看一段《一人我饮酒醉》,去忘记或者发泄内心的怨气。

一种是或许已经不再为了生活而卖命,但是他们的内心依然极度虚空,他们时时刻刻需要被认可,被重视。他们给洗浴城里的小姐一掷千金,他们给直播间里的主播刷游艇、法拉利。

而另一种人,则是患上了热衷观看“耍猴”的时代病。那些在直播间里刷着弹幕的人,那些在互联网上高潮的人,他们的心态远远超过了猎奇和审丑。

《乡村爱情》这样的作品才是雅俗共赏里的俗,而喊麦所折射出的大多是最基层社会丑陋的一面,这种愚昧无知的简陋价值观本来不应该得到鄙夷和白眼,而是一点点修正。但是当它以喊麦这种方式,大肆叫嚣出来的时候就让人担忧了。

对于喊麦,我们不要再去抨击什么了。这样只能将喊麦一点点粉饰成一个饱受欺凌的弱者角色,这在一个愚昧刻奇的社会将博取无数的同情。

对于这种低俗的文化,置之不理就好了,让不该点燃的火,自己熄灭。

责任编辑人:李艳 PT024
热点新闻
精彩推荐
上拉进入智能版

手机凤凰网 i.ifeng.com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