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去了北京五环边上一家夜店,见识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蹦迪方式

2017-03-13 10:54 凤凰青年
  • T大

文|随易

来源|微信公众平台someet

多少人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

我明明知道五环堵

这条回家路祸不单行

要塞啊! 就塞啊!哼! 我不担心

一辈子没有洗过车我车子不干净

.......

这是由岳云鹏和MC Hotdog共同演绎的《五环之歌》中的一段歌词。开车一路向北,周围路景还没开始荒凉就有热闹起来。被称为「亚洲最大社区」的「天通苑」就在五环边上,它已经不再是程序员扎堆的地方,各行各业的年轻人都曾在这里或长或短居住过,不少北漂庞杂的租房履历中都有天通苑的痕迹,「在北京没住过天通苑的人生是不完整的」。

身边越来越多人住在那边,让我似乎觉得这个地方离我并不遥远。但当我在某个周六夜晚在立水桥地铁站出来后,看着不远处耸立的3栋大楼上杵着大大的「天通苑」霓虹灯,还是有点被震撼到。

七八个人已经聚在了一块,大家今晚的目的很明确,去五环边上一个夜店逛逛。这是Someet上的一个活动,活动发起人就住在天通苑,有次机会无意中发现了这家夜店,便希望其他人也能一起来领略这里的神奇之处。大家抱着猎奇的心态,想去看看这个离我们并不遥远地方的夜晚,上演的是什么样的戏码。

穿过一片黄焖鸡米饭沙县小吃足疗店之后,我们来到了这家名为「蓝黛时空汇」的夜店门口。店外的霓虹灯上写满了一切你能想象的娱乐事项:迪吧、宾馆、KTV、台球、美食、电玩、火锅...粗暴地显示了这里老板想要一揽子解决你所有娱乐需求的野心。

入场买票,女士免票,男士20一位。买票的窗口像是十年前旱冰场的样子,旁边是存包处(5元一个)。买票处排起了对,经理打扮的男人在跟一个女生推销VIP卡:「1000块钱,进去就随便玩了,够你来玩四五次的,多划算」,一边推销一边不耐烦地打发排队买20块门票的人,也许卖一晚上票也顶不上卖出一个VIP的划算。

刚进门时有人在表演,几个长腿露腰妹子分散的几个高台上跳舞,和这些官方领舞的姑娘不同,还有一个高台上站着一个素人小哥,拿着一长串气球在闭眼跳舞。这里的人都挺放得开,舞池里虽然男生居多,但常见俩男生贴面也跳得很入情。

我找了个地方坐下,坐下后才发现这家店里椅子的玄机——舞池外圈大面积的固定座椅都是一个个戳在地上巨大的弹簧。人坐在上面就会不自主地晃动(随着音乐的节拍),这样一个惊为天人的设计会让整个场子都处在一种躁动的边缘,哪怕你闷骚坐在下面喝酒瞟姑娘,也会让你情不自禁地摇摆起来。

这样用心的设计不仅体现在座椅上,当我进入舞池想要感受这里的舞风时,我发现整个舞池也是一个巨大的弹簧蹦床。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木板架在了无数弹簧上,你一旦踩上木板,身体就会被它带动,不住晃动。当你适应了这样的晃动后,就会发现其中的奥秘:这样的晃动会让你摆脱仅存的一丝羞涩(反正不是我自己跳的,是地板在晃我),于是就可以在这层掩饰和面具下,肆无忌惮地舞动身体,从而带动了整个舞池的氛围。

「原来刚才看到氛围颇佳的舞池氛围是因为这个原因」,我恍然大悟。

来感受一下整个夜店的狂热氛围!

整点表演来了。那天晚上的第一个演出是一个男DJ的个人秀。胯裆束脚裤,染着淡紫色的冲天头,脖子上挂着一条粗金链子,一跃跳上刚才女生领舞的高台,用喊麦的方式开始自己的演唱。

期间还不停地把麦冲向台下观众,煽动大家跟着一起唱。《放手去爱》、DJ MIX版《热情的沙漠》是我能听出来的仅有的两首歌,剩下的歌耳熟但叫不上名字,但台下的观众依然能够跟着一起全场大合唱。唱了几首歌之后,有观众送他了一瓶啤酒,递上去的时候,在打开的酒瓶口还塞了一张百元钞票。男DJ把钞票抽出来,潇洒地往身后一扔,道了句谢,变一仰头一口气把一瓶啤酒喝下。场内气氛瞬间再次抵达高潮。

一起来参加这次活动的人,在进场之前都被发起人分配了秘密任务,需要在离开之前完成。有的人是需要去要到一个异性的联系方式,有的是需要去跟DJ搭话,有的是要去假装应聘,有的则是要去舞池中认识一个异性并带回来跟大家介绍。

去应聘的姑娘成功打探到这里的薪资水平:一般的服务员1500的底薪+酒水提成,还算正常;但在台上跳舞的姑娘则是有6000的底薪工资,一个月休一天。这个信息刺激到不少人,纷纷表示也想来应聘。于是,我开始仔细观察那些跳舞的姑娘。

我站在一个黑衣姑娘的后面,她手扶着等会要站在上面跳舞的高台,正在整理自己的高跟鞋。等待的过程中,她不停地跟着音乐小范围「试跳」,好像是在为等会的表演做准备。她应该是个新人,看得出她挺紧张的,上台前抓紧一切机会熟悉动作,好让等会台上的表演显得更加成熟自如。

而别处的姑娘则显得老练很多,面无表情(且有种独特地高冷美),甚至噘着嘴跳,动作也要比上面的新人姑娘丰富许多。第二轮表演来了,这是所有人期待以及的项目:杂技!在夜店里看杂技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其实在整个环境的烘托下,并没有感觉有什么诡异的地方。杂技演员在台上表演,旁边还有DJ在不停地鼓动,索要掌声。鼓动方式也颇为讲究:一二拍拍手,谁不拍手长得丑人多力量大,一起嗨两下在这样的氛围带动下,恍惚已经自己来到了东北二人转的演出现场。

如果你问我,五环夜店和其他地方相比有什么不同?我可能很难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。当我在这家夜店里面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把目光投向了「舞姿」,试图从这点上找出这里的特别之处。

为了近距离观察,我挤进那个跳床式的舞池,站在一个角落静静观察。一个穿着运动休闲风背心和短裤,拉链拉低露出胸肌的男生,他采取转圈踮脚跳法,轻盈舞动;而另一个穿着白底细纹公务员上班风板正衬衫和黑色西裤的男人,长相约40岁上下,一只手攥着眼镜一边跳,也形成了独特的舞姿;而其他人都动作较小,甩手或甩腰瞎晃,大多一副「我不管我High了」,紧闭双眼沉醉其中。

但仔细想想,其实这里的舞姿和dada灯笼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差别。在酒精灯光音乐的包围下(哦对这里多了个弹簧蹦床),人们的舞姿大多是处于本能的舞动,而本能的东西则不会有太多的区别。所谓「夜店鄙视链」、「舞姿鄙视链」并没有太多意义。谁的快乐都是快乐,谁的快乐也不比别人的更值钱。

夜店里不只有狂欢的人,孤独患者也是这里的常客。我在四处闲逛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孤独的人,有的人自己一人坐在硕大的包厢里面,冷冷地看着不远处的舞池躁动;有的坐在吧台上一个人静静地喝着酒;二楼包厢里面,还有3个女生在里面忘情地唱K,一道厚重的隔音门把她们和外面的狂欢和离开来;还有的人,背对着舞池,专心地看着吧台墙壁上的电视,电视里播放着无聊的民生新闻,他就这么对坐着认真地看着无声新闻。

夜里两点多,我们从这家夜店里出来。外面马路上空荡且干净,不像鼓楼附近出来之后要么是烂醉的人要么是遍地呕吐物。让我对这家夜店、对天通苑、对五环顿生好感。

话虽这么说,但从五环夜店回来后第二天,我还是义无反顾投入了二环夜店的怀抱。

 

 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,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,订阅“青年”;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:青年制氧机(ID:qingnianzhiyangji)

责任编辑人:邵启月 PSY010
热点新闻
精彩推荐
上拉进入智能版

手机凤凰网 i.ifeng.com